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时事讲堂>正文

美俄在叙利亚博弈的“虚”与“实”

2018-06-05 16:45
来源:《时事资料手册》

作者: 龚正(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叙利亚当地时间4月14日凌晨,特朗普下令美军联合英、法对叙利亚政府军的军事设施进行“精准打击”,意在惩罚叙政府“动用化学武器”。此举招致俄罗斯方面强烈反对,美俄在叙博弈问题再度成为世界关注热点。经过“4·14”事件以后近一个月的互动,鲜明地折射出美俄在叙的博弈变化趋势具有虚实双重性特点。

4月14日凌晨,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防空导弹的轨迹划破天空。(新华社/美联)

一、“4·14”空袭引发美俄隔空“斗法”

2011年叙利亚陷入内战以来,疑似“化武危机”已经爆发了三次。去年4月的疑似“化武事件”导致美国首度直接打击叙政府军目标。与此前相比,今年美国的反应较之去年相比特点有三。

其一,空袭前摆开要“大打出手”的架势,但实际行动力避与俄冲突。去年事件爆发后不到72小时特朗普就下令发动空袭,但今年危机爆发后到发动袭击用时近1周。特朗普先是第一时间发推特指责叙总统巴沙尔,称叙“必将付出重大代价”,猛批俄罗斯、伊朗;还取消首访拉美行程,召集国安团队紧急研讨对策,命令美军方提供“各类军事选项”“杜鲁门号”航母战斗群开赴叙周边海域,拉出“大干一场”的架势。而在实际操作层面美国却小心翼翼,尽管美强调空袭前并未通知俄罗斯,但法国则透露其行动前还是与俄做了战术层面的沟通;且俄军也对此次行动做了充分准备,将军舰全部部署到港口外海面,防止被导弹击中;俄国防部事后也表示美国导弹并没有进入俄责任区。

其二,轰炸的目标比去年更多,但打击性质仍是“惩戒”。与去年仅仅袭击了1处叙利亚机场不同,今年美英法三国军队共轰炸了叙利亚政府的科研中心、疑似化武仓库、军事指挥所三处地点。从使用导弹的数量上,由去年的59枚上升到105枚。尽管如此,此次对叙利亚的空袭仍然仅限于“削弱叙利亚的化武能力”。

其三,联合西方盟友搞多边打击,但战术手段与去年一致。与去年美国单打独斗不同,特朗普发动空袭前与英、法、沙特等盟友密集沟通,誓言将做出“联合、有力回应”,尤其是成功动员英法盟友出动海空军与其一道袭击。但从军事战术层面看变化不大,此次空袭美英法依然使用远程巡航导弹,美军使用“战斧”、英法均使用“风暴影”,三国战机并未与驻叙俄空军发生近距离战斗。

对于西方的空袭,俄罗斯表示强烈反对,但主要停留在口头上,军事层面并没有与西方冲突,更没有做进一步反击。克里姆林宫发言人第一时间表示“编造出来”的化武袭击不应成为军事行动的借口,认为化武危机是西方制造的“信息战”。普京在4月23日与法国总统马克龙通话中表示,美国及其领导的国际联军对叙军事打击违反国际法,使中东国家局势复杂化。

二、美国对叙动武有何考量?

特朗普2017年上台之初便曾暗示过如果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垮台,“伊斯兰国”和“基地”等恐怖组织就会获胜,放弃美国推翻巴沙尔的政策目标,聚焦打击“伊斯兰国”。去年4月化武事件爆发后,特朗普虽然下令对叙政府军进行了首次“闪电式”空袭,但事后明确表示是为了反化学武器,并未更改其“反恐优先”的政策总基调。去年6月,特朗普秘密终止了美国中情局从2013年开始的扶植叙利亚反对派的计划;7月又与普京就推动叙利亚南部地区实现“冲突降级”达成共识。2017年下半年,美国的对叙重点都是利用当地的2000名驻军和其扶植的5万多叙库尔德武装打击“伊斯兰国”,对叙利亚政府军的行动几乎不闻不问。

然而在俄罗斯、伊朗支持下,叙政府军今年4月初全面收复东古塔地区,反对派丢掉叙首都周边最后据点,陆续撤至叙北部伊德利卜。此役胜利将成为叙政府军继2016年底攻克阿勒颇后的最大胜利,叙首都大马士革周边将“无反对派立足之地”。与此同时,伊朗支持的也门胡塞武装3月以来频频向沙特首都利雅得发射导弹,造成地面人员伤亡;4月又用无人机袭击沙南部吉赞的阿美公司设施,沙特被迫向美求援。美国对“俄伊叙联盟”近期作为早已忍无可忍,苦于无处发泄,此次化武危机成其借题发挥的重要抓手。此外,国内政治也是特朗普对外动武的重要考量。目前特朗普在国内“通俄门”调查上焦头烂额,其私人律师办公室4月9日突遭联邦调查局搜查,特朗普急需一场“反俄军事行动”转移矛盾、“洗刷嫌疑”。同时,美国众议院议长、共和党重量级人物保罗·瑞安4月11日宣布将不再竞选连任,此举让共和党在11月份的中期选举中前景堪忧。

三、俄罗斯对叙战略走向何方?

与美国相比,俄罗斯的对叙政策同样存在着“既想获得利益、又怕陷入泥潭”的两面性。叙利亚所在的阿拉伯世界位于俄罗斯的南方,接近俄罗斯的穆斯林聚居区北高加索和“软腹”中亚,对俄国际地位和国内安全都有重要意义。历史上,从沙俄到苏联时代,俄都曾不断谋求将势力向南扩展至中东。1991年苏联解体后,由于国力严重下滑,俄罗斯既无心、也无力继续维持在中东的存在。近年来,俄重新提升对中东的重视程度,将叙利亚作为其经营中东的重要战略棋子。尤其在2015年9月强势军事介入叙利亚危机后,俄高举“反恐”大旗,一举帮助叙巴沙尔政府稳住阵脚,在霍姆斯、阿勒颇等地接连收复失地,同时也强化了俄在叙的海军、空军基地。通过两年多的经营,俄罗斯已经形成了以叙利亚为关键棋子,以伊朗为重要盟友,以土耳其、埃及、以色列、沙特等地区强国频繁互动的中东战略架构。对俄而言,这种战略态势让其在某种程度上找回了昔日苏联的荣光,在个别地区问题上有了与美国平起平坐的筹码,也可拉抬普京个人在俄国内的人气,同时也让俄军获得了在远离本土的海外作战的宝贵锻炼机会。

但与美类似,俄对叙的介入也是有选择、有局限的。俄罗斯一直小心翼翼地拿捏着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介入程度,始终不向叙派遣大规模地面部队。尽管西方媒体近期指责俄向叙派遣“雇佣军”作战,但从未得到俄正式承认。同时,普京自2016年3月以来已两次宣布从叙“撤军”,表明俄军无意长期在叙停留。在更大的战略格局上,中东的优先次序仍然排名比较靠后,其对俄的边缘地位短期内难以实质性改变。从最近几年出版的多份《俄联邦对外政策构想》中俄外交优先方向的排序可以看出,整个中东地区落后于独联体、欧洲、美国和亚太,列第5位,仅高于拉美和非洲。同时,20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深陷阿富汗战争的痛苦经历和美国2001年连续发动两场战争、深陷中东泥潭的遭遇可谓殷鉴不远。俄罗斯决策层深知,在阿拉伯世界投入过多恐怕会得不偿失,尤其应该注意避免陷入叙利亚的战争泥潭。

四、美俄在叙利亚博弈前景如何?

根据前文对美俄在叙利亚战略态势的分析,可将美俄在叙利亚博弈分解为三个观察的维度,一是两国在该问题本身的政策立场、战略利益的差异,二是两国各自盟友、代理人在叙利亚的矛盾,三是两国在全球战略利益层面的冲突。三个维度彼此交织,导致该问题具有高度的复杂性、多变性与不可预测性。但根据现有已知信息,可以对未来中期前景作出以下三点判断。

军事上,美俄两国都不愿爆发正面冲突,尽管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在上升。根据最近两年双方在叙的活动情况以及最近一次美国对叙空袭看,两军始终在叙利亚维持着较好的军事战术层面的沟通,对彼此在战场上的行动都有掌握,尤其是对诸如远距离空袭等行动都会做事前通报。

政治上,双方观点立场依然差异巨大,将导致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反复拉锯。当前特朗普政府将打压伊朗作为中东政策主轴之一,将遏制伊朗在叙影响力视为重要战略目标,这与俄罗斯将伊朗作为盟友的战略总基调截然相反。这种观点的对立将直接影响未来叙利亚问题的战后安排,美国及其盟友意在动用一切可能目标打压伊朗影响力,以及打压伊朗盟友巴沙尔政权,只不过在力度和手段上将有所取舍。而对于俄罗斯与土耳其、伊朗三方主导的叙利亚和谈进程,美国更是抱着冷眼旁观、冷嘲热讽,甚至暗中破坏的政策,不希望叙利亚战后安排成为俄的“独角戏”。而俄目前已经成为叙问题上最重要的“掮客”,从“面子”与威望的角度看也不能说走就走,必须要让各方谈出一个表面上像样的结果,这样才能体面抽身。双方的这种态势对比决定了政治上的争夺必将是长期的、复杂的。

战略上,叙利亚仍是美俄全球博弈舞台之一,但也是美俄进行“水面下”交易的可能场所。说到底,美俄在叙博弈的烈度终究还取决于美俄关系本身,叙利亚只是两国全球博弈的舞台之一,并不是唯一舞台。对于两国更广阔、更深层的双边关系内容来说,叙利亚是可“打”可“和”的一个点,美俄在2017年曾经有过在叙利亚共同建立“冲突降级区”,也不排除未来继续就此问题展开新的交易。

总之,从美俄博弈的视角看,叙利亚未来局势走向的判断仍需谨慎、客观、全面,尤其应注意与美俄整体双边关系、双方与各自盟友关系相关联,这样才能最大限度接近事物本身的真实变化情况,使我们对纷繁复杂的叙利亚危机有更清醒的认识。?

(注:本文完成于5月8日)

1 / 1

责任编辑:常琳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