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企业赚,农民亏 土地流转咋定农民收益“价”?

2018-06-20 09:21
来源:半月谈网

回乡创业的南昌市梅岭镇居民冯云,流转了近70亩荒地,打造桑葚观光采摘园。当地农民通过土地入股可以获得分红,在桑葚园务工的农民也能增加两到三万元的年收入。图为5月17日,冯云(左)和一名务工农民在桑葚园劳作  潘思危 摄

随着高附加值农业成为广大乡村谋求振兴的重要选择,部分地区农村耕地等资源的利润收益水平显著提高。但无论流转的土地种上了什么高价作物,土地流转价格依然参照普通水稻种植定价,导致部分农民因感觉未能获得合理收入而与流转方产生纠纷,影响土地流转稳定性和农业产业规模化健康发展。

种的是高价蔬菜,定的是稻谷租金。农地流转定价“倒挂”难题如何破解,如何兼顾资源效益优化与农民收益最大化?

流转纠纷何来?

“去年村民嫌流转费低而公司利润高,就把路给挖坏了。后来公司承诺租金每年涨50元,事情才得以解决,但他们还是担心土地流转不稳定。”江西西部山区县一家生态种养公司负责人向半月谈记者抱怨,近两年,公司流转土地利润上来了,但是土地流转纠纷也出现了。

原来,这家公司在当地经营着近1.2万亩农田。其中,有机水稻和绿色优质再生稻各4000亩左右,其余为常规稻和蔬菜,稻田中还饲养了6万羽生态土鸭和3000多只土鸡。去年土地亩均利润达2000多元,是一般种粮大户的6倍多。但公司给予农民的土地流转费却与普通种粮大户相差无几,每亩仅有400元左右,纠纷由此产生。

这家生态公司种养遇到的困扰,在其他地区和其他农业产业化经营组织中,也不同程度存在。“目前,土地流转年限能达到5年就很好了,有的甚至只能一年一签。”江西金溪县农村产权综合交易中心负责人詹亮明告诉半月谈记者,以往村民流转土地不大关注流转后用途,随着农业现代化和乡村三产融合发展的提速,村民对土地收益和流转价格的敏感性明显提升,许多人因怕“吃亏”而不愿长期流转。

在江西宜丰县稻香南垣生态种植合作社,约1200亩生态水稻加上延伸产业链开发的有机食品,年综合产值达到四五百万元,每亩地的产值达到4000元左右。合作社负责人姚慧峰说,为了稳定经营,今年推出了社员可以入股公司经营的措施,让他们在土地流转费以外,还能从经营收益中获利。

三大困局待解

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造成农村资源流转难以合理定价,以及农民难以在资源增值中获得利益最大化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一是农村资源定价机制仍不完善,没有细分的定价服务;资源流转“卖方”和“买方”间存在信息差。“供需市场信息不匹配,地区间的价格存在差异;定价参照的标杆范围小,多数仍以传统的粮食生产经营进行定价,对土地进行不同经营的未来增值情况也缺乏评估服务。”詹亮明解释说。同时,多数土地流转仍是私下进行,协议合同不规范,农户对流转方未来的经营方向并不了解,缺乏资源流转价格动态调整协议。

二是大部分农村资源流转仍处于“买方市场”状态;农民对土地价值缺乏认识,无法掌握定价权。“农村在外面务工的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基本不愿种田,土地不少是按整个村小组的规模流转的,而且公司专挑好田流转。”宜丰县九源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燕飞说。

与此同时,目前农民对土地、山林等自然资源发展新型农业的价值潜力认识不足,加上自身往往无力开发,也使得资源流转定价受制于公司。

三是部分地区资源本身经营基础条件差,农民缺乏根据市场经营需求提升资源价值的意识和议价能力。“以耕地为例,土地的集中连片程度和基础设施水平,都直接影响价格的制定。”金溪县陆坊乡青田村村主任戴仕增说。

新模式在路上

基层农业部门干部及相关专家表示,实现农村农民生产资源合理定价和合理收益,需要进一步完善资源定价服务,引导农民面向市场抱团发展,同时鼓励经营者创新带动农民共同获益的发展模式。

完善定价服务,提升农村资源合理定价水平。江西南昌市农村综合产权交易中心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等统一纳入交易范围,通过供需信息发布、组织竞拍活动、规范流转行为,农村资源使用和定价进一步透明,保障了资源流转双方利益。

当前,江西建立了11个市级、100个县级和1453个村级农村产权交易平台。一些基层农业部门工作人员认为,目前仍需继续细分和完善土地流转价格和增值收益分配咨询服务,规范土地流转合同,建立对土地流转后的具体用途的动态监控机制。

面向市场需求,引导村民整合资源抱团发展。2016年,青田村通过成立股份制的土地经济合作社,集中改造1000多亩农田的生产条件,统一经营或向外招商,发展有机蔬菜、有机水稻、烟叶等产业,议价能力显著提升。

江西铜鼓县排埠镇永丰村一方面整合村集体建设用地、耕地、林地等资源及政府帮扶农业农村的发展资金,另一方面广泛吸收村民和社会资本参与开发,既提升了乡村资源对资本的吸引力,也让村民定价议价有了“底气”。

打造利益共同体,鼓励探索多种利益联结机制。多位专家建议,在目前乡村资源定价机制不完善的情况下,还可鼓励企业在直接支付流转费用以外探索更多资源开发利益分配方式,规避资源定价问题对经营的影响。

“比如‘公司+合作社+基地+股份农户’,农户可以将流转费作为股金入股公司经营、参与分红,到期后本金返还;还享有优先返包合作社土地经营管理,获取工资收入和奖励性收入的权利。”江西万载县恒晖大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办主任高集云表示,多元收入构成有助于农民有更多获得感。(半月谈记者 秦宏)

责任编辑:常磊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