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不当“灭火队”,合川基层治理蜕变

2018-06-27 09:17
来源:半月谈网
党的建设工作重心在基层,执政基础在基层,活力源泉在基层。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在一些地方,基层治理长期处于“反应式管理”层面:群众有事就找政府,政府成了“灭火队员”,疲于应对来自基层的诸多烦恼。对此,重庆市合川区创新基层治理举措,通过划小基层自治单元,构建基层调解机制,设立基层治理大数据平台等措施,实现了线上线下治理有机结合,推动基层治理从反应式管理到参与式治理的蜕变。

划小自治单元,让基层自治落到实处

近日,合川区涞滩镇水寺村卷子坪的一家院坝里,五六十名村民正聚在一起包粽子。包完粽子后,村民们还召开院落会,集体商讨村里安装自来水管的事情。

“去年来我们已多次组织这样的院落会,现在村里的大事要事,都是通过院落会来解决。”卷子坪自助委员会主任杨长奎介绍说,水寺村有4000多人,召开全村村民大会不现实,以院落为单位召开会议,村民好组织,意见好统一,事情也就好办了。

“以村为单位的自治范围过大,导致村民大会很难召开,影响基层自治的实际效果。”合川区委书记李应兰说,合川针对这种现状,划小自治单元,在农村建立以院落为单元的自助委员会,在社区建立以小区为单元的业主委员会,让群众自治委员会在党组织的指导下真正发挥作用,让群众自治真正见到实效。

构建调解机制,基层矛盾纠纷基层解决

基层的矛盾纠纷无法及时化解,小事变成大事,民事变成刑事,也是困扰基层政府的一大烦恼。对此,合川区在社区、农村全面构建矛盾纠纷调解机制,吸纳退休干部、老党员等各类“新乡贤”作为调解员,及时发现矛盾、化解矛盾。

合阳城街道调解中心首席调解员杨常辉说,只要全身心投入,处事公道,就没有解不了的怨。合阳城街道调解中心去年9月成立以来,已成功化解了53件矛盾纠纷。

记者在合阳城街道调解中心看到,3名调解员收到群众的矛盾纠纷调解申请后,根据不同的类型分流到不同的调解部门。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行业调解成功后,申请者还可以对调解结果进行司法确认,从而获得与司法调解同等的效力,大大节约了司法成本。

为提高基层群众的法治意识,引导群众理性处置矛盾纠纷,合川区还开展丰富多彩的普法活动。半月谈记者在小沔镇李湾村的“法苑讲堂”看到,77岁的志愿者胡贤均正坐在讲台上,手持醒木,绘声绘色地讲述一起治安案件,在普及治安管理法规的同时,告诫人们“冲动是魔鬼”。

“我们将镇里的退伍老兵、退休干部等人才组织起来,组建了由256名志愿者构成的‘老兵说法团’。”小沔镇镇长江琴说,通过开展法治宣传活动,群众的法治观念明显提升,出现了矛盾纠纷也能够协商解决,基层协商自治水平得到提升。

设立大数据平台,推动基层治理智能化

为提升基层社会治理的智能化水平,合川区设立社会治理大数据中心,让基层治理实现了线下治理与线上治理的有机结合。

两年前的一天清晨,合川区的一位政府工作人员上班打车时,发现平时马路上的出租车不见了,他感到这种现象不正常,立即通过手机里的一个应用程序将情况上报,很快合川区综治中心就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分析和研判,并提出了解决方案,后来通过工作人员线下及时处置,有效防止了一起出租车罢运事件发生。

上报信息的这名工作人员的另一个身份是网格员,他所使用的应用程序叫“网格化服务管理信息系统”,该系统由合川全区的综合治理大数据作支撑,打通了公安、交通、工商、银行等30多个部门的信息壁垒,并由全区419个村(社区)的网格员实时对信息进行更新。

半月谈记者打开网格化服务管理信息系统看到,系统囊括了人、地、事、物、情等模块。以“人”为例,该系统将全区人口细分为特殊人群、关怀对象、失业人员、育龄妇女等,网格员针对不同的人群提供差异化服务,比如针对关怀对象要定期进行走访,并需及时将走访情况以文字、图片等形式上传至该系统,从而实现人员信息的实时更新,以便于政府部门提供更精准服务。

“信息的及时上报对服务人员是一种逆向监督,通过大数据平台,我们不但能更清楚地了解服务对象,还能更清楚地了解服务人员,可以推动服务人员更扎实地下沉到基层一线,更认真地提供精准服务。”李应兰说,合川区通过线上线下有机结合,充分发挥了基层群众自治作用,现在不该政府管的事政府不用管了,群众的满意度和安全感也进一步提升了。(半月谈记者 韩振)

责任编辑:常磊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