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内蒙古察右前旗的“孙子兵法”

2018-06-20 09:37
来源:瞭望

在内蒙古,房屋拆迁、工程建设、信访工作是每个旗县都要面对的“老大难”问题,如何破解和有效应对,关系着一个旗县的稳定与发展,关系着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了解到,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前旗(简称察右前旗)在多年的实践中,积累出一套独特的“孙子兵法”,既让群众满意,又给政府减负。

三个95%的效应

为在2020年基本完成城镇棚户区改造,各旗县铆足了干劲,指标多、任务重的国贫旗察右前旗尤甚。

2015年10月,旗领导班子共同参与制定了旗棚户区改造方案。与别地全力“推”开棚改工作不同,察右前旗使用“三个95%”的方法,充分“拉”动民众棚改的主动性,即宣讲政策,做到家喻户晓,同意拆迁率达到95%以上,派拆迁工作组进驻;开展房屋丈量等,再进行预签协议工作,达到95%以上的片区,进行价值评估、公示及纠错、选择房源等工作;最后正式签订协议达到95%,组织实施拆迁。

66岁的杨德是棚改工作受益者之一。他和土贵乌拉镇安乐巷子B区的90户人家在破烂的平房里住了一辈子。2015年,当从社区公告、宣讲中得知片区被划入拆迁范围,越早拆迁可选择的安置房源越多、条件越好,杨德就和几位邻居自发牵头,挨家挨户地打听大家的意向,不久便形成95%的同意率。正式拆迁时,几户人家反悔,大家一起做工作,最终90户人家一户不落地顺利完成拆迁安置,杨德还得到5000元的奖励。

为什么定95%?旗委书记杨印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如果定的比例太高,如100%,明显不现实;比例太低,如60%,则会给政府大规模拆迁带来阻力,容易激化社会矛盾。而95%的比例较为科学,既体现了政府的担当,又包容了特殊情况。杨印说,“三个95%”的方法,将过去“政府要百姓拆迁”,转变为“百姓自己要拆迁”。拆迁阻力减小了,政府的负担减轻了,老百姓的满意度也提高了。

相较于棚户区改造工作,项目工程的拆迁则显得更加艰巨。项目工程一般需要留足建设时间,因而拆迁工作通常时间紧迫,拆得要快,安置也要稳妥。

呼和浩特至张家口高铁线路途经察右前旗,从2016年初至2017年8月,旗里用了不到两年时间不仅拆迁了老羊圈村600多处院落,同时还建成了乌兰察布市高铁车站。

当时,旗里成立了征拆指挥部,下设20个征拆小组,每组由3名工作人员组成,负责30处院落的征拆工作。征拆工作有着详尽的流程,征拆小组必须协助每户人家走完宣讲政策、鉴定户口、丈量尺寸、公示纠错等九道程序。为解决实际困难,2016年2月至4月,几乎每晚小组负责人都要开碰头会,商量对策。

王志广是村里的养猪大户,生怕住进楼房没了产业,于是召集6户养猪的村民抗拒拆迁。征拆小组邀请农牧局等相关单位负责人参与碰头会,共同商量解决。最终,在相关单位协调下,这7户人家获得20亩土地继续养猪,并办理了土地手续。“项目和工程拆迁绝不能贪求进度而损害老百姓的利益,否则只会适得其反。多跑跑腿、多讲讲理、多动动脑,只要满足了群众的合理诉求,他们就会全力支持政府工作。”杨印说。

在拆迁中,少数人动歪脑筋,想通过私搭乱建,或者拒不拆迁,借机多要补偿款。对于这种情况,察右前旗采取“绝不纵容”的态度。杨印说,拆迁和补偿的标准必须明晰,执行起来必须“一把尺子量到底”,绝不允许有人软弱怕事就少给钱,有人强硬闹事就多给钱,绝不能无原则地姑息“钉子户”。

黄旗海镇镇长贾志刚说,老羊圈村规范的拆迁经历助推了边墙村等地的拆迁工作。村民们亲眼见到私搭乱建户和“钉子户”“闹”不着钱,“越闹越得好处”也不再有示范效应。

分类施策逐个击破

基础设施建设是着力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如何既给老百姓谋福利,又不增加地方债务风险,考验着察右前旗的工作水平与能力。

在杨印看来,民生工程不能“吊高胃口”大包大揽,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同时充分调动老百姓的积极性;民生工程也不能“搞花架子”,要把钱花在刀刃上。“一蹴而就地发展会导致政府外债高企,加大财政风险;进度过缓则发展变化不明显,老百姓获得感不强。”

近年来,察右前旗坚持有重点、有节奏、循序推进基础设施建设。2014年,内蒙古启动农村牧区基本公共服务“十个全覆盖”工程,各旗县需要完成危房改造、安全饮水、街巷硬化等十项具体工程。

察右前旗有120个行政村580个自然村,不少自然村地广人稀,农户零星分布。因此,通水、通电、通路成本非常高。察右前旗创新思路,划定了220个30户以下的小村,先实施整合,然后再实行“覆盖”。

危房改造工程耗资最多,为了提高资金利用效率,旗委旗政府分类制规,针对外出、不在村里住满一年的人家,危房拆除后不立即进行改造;外出户返乡一年后可继续享受危房改造项目,防止形成新的房屋闲置。

“必须做到分类施策,有计划地花钱、省钱,减轻地方财政压力。”杨印说。察右前旗将120个行政村列入修沥青路范围,与附近公路连接。规模大小不一的580个自然村,优先选择农牧业效益高、人口多、群众积极性强的地方,主路进行水泥路硬化,支路则建成砂石路,并提前规划好主街与巷道、长度与宽度,不委曲求全也不奢侈浪费。对于人口居住分散、规模较小的村落,旗里将其主街道的土路改造为砂石路。“这样每个村的道路都有改善,人人都有获得感。政府也不会因修路而欠债。”杨印说。

察右前旗交通局局长李军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旗里修路至少节约了一半的成本,主要归功于四个方面:技术创新。经过论证和实验,采用了旗里河滩及周边的鹅卵石和普通石子作为材料,省了大笔费用;严盯质量。旗政府严把质量关,督促施工企业重修不合格地段,实现“路美价廉”;发挥自身力量。旗交通局已组建了30余人的专业工程队,拥有1个沥青拌和站和3个灰土拌和站,工程队可以开展打土基、修垒层、建基层、铺沥青等一整套施工;细微处做文章。例如,水泥路连通主街和巷道,水泥路旁的村户则用红砖连通,既美观又节约成本。

直面群众的信访诉求

堵门、拦车、撒气,说起2015年自己找杨印上访的事情,64岁的巩丰生不好意思地说:“当时我态度不好,杨书记却一直和蔼耐心。”

2008年,大同至呼和浩特铁路察右前旗段开通,每7分钟就有一趟运煤车驶过巩丰生及其他21户人家的门前。煤灰落得满院子都是,家家户户一年四季不能开窗户,大家开始了漫长的上访。

2015年杨印得知解决此事的关键在呼和浩特铁路局,他立即协调旗信访局与市信访局联系,通过对接自治区信访局来与铁路局对话,并亲赴铁路局协商解决办法,最终促成22户人家集中搬迁。

杨印直言,“对待上访,群众的合理诉求旗里会着力解决,不合理的会明确说明‘绝对不行’,尤其是借上访名义扰乱秩序的,我们绝不姑息纵容。”

近年来,察右前旗坚持信访工作三原则:一是保持上访渠道畅通,不受理、不搭理也是“火上浇油”。二是确保上访有答复,采取电话、信件、见面等形式,让每一个诉求得到及时回应。三是竭尽全力解决老百姓的合理诉求。经过旗委旗政府严抓信访工作,上访事件数量锐减。察右前旗从市里上访事件数量的前三名变为后三名。

为了解决目前信访渠道入口过宽的问题,2017年旗里成立了行政投诉中心,使得行政投诉从信访工作中剥离,引导群众通过合理渠道解决问题。同时,旗里要求法院受理信访人群的涉法涉诉事项,实行诉访分离。

“区分投诉、信访、诉讼三种情况,并分类施策,不是限制信访人的权利,而是要改变经常性集中交办、过分依靠行政推动、通过信访启动法律程序的工作方式,把解决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纳入法治轨道,更好地综合运用法治的方式来保障信访人的合法权益。”杨印说。(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李仁虎 王靖)

责任编辑:常磊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