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文明联盟”或左右未来世界格局

2018-06-08 09:12
来源:半月谈网

世界格局的演变从来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没有谁能在当下轻易断言未来世界的模样。但我们可以从一些声音、一些迹象以及隐藏其中的趋势,窥见未来世界格局的部分或全貌。

四大因素影响世界格局演变

左右世界格局演变的因素有很多,全球各地专家就此给出不同的观点,综合来看,主要有四大关键性因素:

其一是国家实力的此消彼长。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去年8月发表香港大学客座教授让-皮埃尔·莱曼的题为《中国崛起,美国衰落:21世纪乱世》的文章,认为中国给西方带来的新挑战不仅是军事和经济方面的,也是历史、文化、政治、哲学和意识形态方面的。此前2016年,西班牙《国家报》也曾刊登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的题为《西方的陨落》的文章,认为西方在衰落是必须面对的事实,指出衰落表现在欧洲和美国过去在各种事务中领导地位的衰落。香港《南华早报》网站今年4月发表英国设菲尔德大学校长、孔子学院英方理事长基思·伯尼特的文章,也提到类似观点,认为中国的崛起将挑战西方政治制度,西方必须开始反思。

另外,一些新兴国家和集团的兴起亦不容忽视,比如不轻易被媒体提到的“新钻11国”。高盛资产管理公司前主席、英国财政部前负责商务的国务大臣、曼彻斯特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吉姆·奥尼尔发表了题为《“N-11”与世界经济》的文章,提出“新钻11国”的概念,认为其有望在本世纪成为重要经济体,深刻影响世界格局变化。文章称,到目前为止,“新钻11国”由以下国家组成:韩国、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土耳其、伊朗、埃及、尼日利亚、菲律宾、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越南。这些国家有着极为多样的经济和社会条件。作为一个集团,其在近20年间基本保持4%的经济增长率,对世界经济做出巨大贡献,将有望成为影响未来世界格局的重要推动力。

其二是大国领导人的战术策略。这其中最为典型的要数美国总统特朗普。俄罗斯《独立报》刊登军事科学院通讯院士亚历山大·巴尔托什的一篇文章,题为《美国制造“可控混乱”》。文章认为,美国不愿在新力量中心形成的环境下丧失全球霸权,其继续通过扩大在军事、互联网和太空领域的实力来增强自身影响力,为保持世界领导权,美国试图利用全球性的不稳定削弱中国、俄罗斯等战略竞争对手,同时,通过煽动混合战争和“颜色革命”制造“可控混乱”,这些行动导致整个地区或某个受害国陷入混乱。诸如政治、金融、能源和国际运输体系等都是易受“可控混乱”操作的敏感领域,美国此举将加剧全球不稳定,影响未来世界格局。

其三是各类思潮的涌动,尤以民粹主义为代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发表俄罗斯议会上院联邦委员会外交委员会副主席、国家杜马前副主席弗拉基米尔·卢金的一篇文章,题为《民粹主义开创去全球化时代》。文章认为,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见证了由各种经济、社会和政治意识形态因素导致的保守民粹主义抬头。不同国家和大陆的社会内部冲突与紧张关系不断加剧,狂热的政客利用这些紧张关系,捞取政治资本。全人类正在重新调整价值观和优先次序,而国际关系正在从多极体系转向多元而混乱的体系。

其四是科技进步带来的博弈。如哈佛大学经济及公共政策教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思·罗戈夫发表文章认为,人工智能时代或改变全球霸权争夺战规则。文章称,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会削弱中国在工业生产和劳动力储备方面的优势。中国经济实力的崛起是事实,中国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技术追赶和投资,但其在创新领域做得还不够,因此中国未必会成为占据主导地位的大国,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的时代可能改变全球霸权战役的游戏规则。

世界格局将走向何方

早在4年前,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就刊登了地缘政治研究院第一副院长康斯坦丁·西夫科夫的一篇文章,题为《未来的轮廓——文明时代》。文章认为,未来世界格局将由五大文明联盟主宰。

这五大文明联盟分别是:1、西方文明联盟。它最终分裂成两个地区集团——美英加组成的大西洋集团和以德法为中心、欧洲国家组成的大陆集团。2、欧亚文明联盟。其核心是俄罗斯,主要成员是原苏联地区各国。3、伊斯兰文明联盟。它多半包含两个相对独立和相互竞争的联盟——什叶派联盟和逊尼派联盟。4、中国会依据文明相近的特点建立以它为领袖的东南亚国家联盟。5、拉美会在中期组建统一的文明联盟,其领袖会是巴西。

4年后的今天,在上述猜想的基础上,一些专家提出了更为细致的分析。

在日本《每日新闻》刊登的题为《特朗普时代的国际秩序》的文章中,美国外交学会高级客座研究员詹姆斯·戈德盖尔认为,美国作为国际秩序守护者的时代宣告终结,世界已进入过渡期,而“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外交趋势尚有待观望;意大利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理事长埃托雷·格雷科说,当今世界正面临现有治理无法解决全球化相关问题、新兴国家崛起和美国领导力空缺等难题,国际秩序能否长期持续将取决于各方是否实施赋予秩序正当性的改革。

而对于国际秩序走向,一些专家仍坚守传统立场,呼吁捍卫现行国际秩序。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发表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原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和美国副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的一篇文章,认为尽管特朗普对美国民主制度和国际体系构成了重大威胁,但有关现行国际秩序要灭亡的谣言还是夸大其词了。该体系建立的初衷就是要经受住全球政治和经济出现重大变局,其强大程度也足以熬过特朗普的一个任期。

当然,也有学者不屑于维持现行秩序,直截了当欢迎中国崛起。《全球主义者》在线杂志发表了全球著名收入分配学者、世界银行研究部前首席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的文章,认为伴随中国的崛起,“中国治下的和平”可能比其他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更和平。他指出,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一直是一个和平国家。中国的和平主义可能有更深层的根源:正如马丁·雅克所写到的,中国人喜欢拿郑和的探索精神和友好使命与欧洲征服者的贪婪、残酷作对比。从这一框架来看,中国相对于其他国家有一种超然的态度,而这恰恰是中国不言而喻的魅力所在。(半月谈记者 赵一鸿)

责任编辑:王静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