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进口药贵、代购药悬、国产药弱:为抗癌,自制药“赌命”?

2018-06-27 08:51
来源:半月谈网

当前,国产抗癌新药研发落后,进口抗癌药价格高昂,这直接影响到国内患者治疗时的决策:一些患者听信代购,使用渠道非法、质量不可控、缺乏医生临床指导的“外购药”;一些患者走投无路,拿生命作赌注,冒险自造药。

如何真正激发国内药企创新积极性,缓解国内患者依靠外国高价药保命的现状,成为新的诉求热点。

或造“自救”药,或购“山寨”药

当前,进口抗癌药多是“天价”,特别是进口靶向药,价格昂贵,“一人得癌,全家返贫”。以罹患乳腺癌为例,病人需要注射曲妥珠单抗(俗称赫赛汀),一支药剂的零售价格就高达2万多元,平均需连续使用约24至26周。

面对服用“正版”抗癌药带来的经济重负,刘强(化名)尝试自己动手加工抗癌药。他准备得非常简单:一台120元买来的精密天平,数粒蓝白相间的胶囊壳,一份网购的药物原料。相比正规药物一个疗程上万元的价格,这种“山寨胶囊”将减少三分之二的成本。“虽然因为害怕没敢吃这个药,也知道这是违法的,但我真的走投无路。”刘强说。

“实际上,在癌症病人自制药的过程中,有人指导。”广东某著名医院肿瘤中心医生李民(化名)告诉半月谈记者,一些病友制药成功后,会把经验、心得发在病友群、贴吧上,一起交流。同时,提供原料的机构和人员,也会提供一些指导意见。基于这些零散的信息,一些患者以身犯险,自己制药。在这过程中,如果不成功,出现副作用,就相当于“赌命”。

网上海外代购仿冒药也让不少癌症患者成为受害者。有关部门发布的“网络购药消费提示”指出:网上声称代购外国抗癌药等处方药的,其采购渠道十分可疑,药品真假和质量毫无保证。网上代购境外抗癌药约有75%被证实是假冒药品。

河南省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尚佳透露:“在河南,很多给病人用的小分子,并不是所谓的‘印度仿制药’。印度仿制有美国授权,但真正的仿制药厂只有四个,四个工厂生产的仿制药总量还不及我国海外代购的十分之一。”

根据有关法规,这种网上代购的“山寨”药物没有取得有关部门的许可,应被视为假药而禁止销售。

然而,在巨大的价格差异面前,一条印度仿制药流入国内的渠道还是被打通了。“癌症用药没有太多选择,国内自主创新药价格上没有优势。”从印度托人购买抗癌仿制药给家人治肺癌的夏龙(化名)说,以一个月的服药量为例,三盒易瑞沙从欧美进口约7500元,三盒国产药约7000元,印度仿制药一瓶才400多元。

打破进口依赖,提升制药创新能力

事实上,对于多数常规的一线抗癌药,国内企业已经可以生产,但在新药研制上仍存在较大短板。一些国内药企不愿投身于原研新药开发,而单纯等待国外专利过期再行仿制。国内抗癌药物市场,如今依然被罗氏、诺华、赛诺菲等国外跨国企业垄断。

河南省卫计委药政处处长孙威认为,一些必要的常规治疗,国内抗癌药物可以用,但癌细胞会不断变化,其抗药性也不断增加,当前使用国内药物治疗效果不明显的患者在逐渐增多。加大国内抗癌新药的研制,成为许多癌症患者的强烈呼声。

只有真正提升国内药企的创新能力,才能挤掉进口抗癌药的价格“水分”,从根本上降低药价。然而,国内基础医学创新氛围不佳。“一个新药从发现到成功上市通常要花费6年至10年,甚至更长。国内药企抗癌药创研意愿不高。”辰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研发经理袁洪雨告诉半月谈记者,新药研发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创新过程,伴随着高投入、高风险。

一些行业政策也制约着药企创研抗癌药的积极性。半月谈记者从多家药企了解到,目前我国的新药审批周期过长、药品采购层层把关、道道设卡,让国产原研新药不能尽享专利制度带来权益保护,也无法快速进入医保目录和医院采购清单。

“目前,进口原研药不在药占比的规定范围内,国产高质量替代药品在药占比的规定范围内。为了降低药占比指标,一些医生综合各种考虑,减少国产高质量替代药品的处方量,即便国内药品比进口原研药要便宜。”齐鲁制药(海南)有限公司研发部部长单衍强说。

业内人士建议,国家应该加大扶持,降低药厂研发新药的风险;优先、加速国产原研新药审批,减少不必要的审批环节;建立原创新药绿色通道,不受医保目录调整周期限制,优先进入各级医保;鼓励医院优先使用国产原研新药。(半月谈记者 王烁 阳建)

责任编辑:王静

热门推荐